【连载】《逃跑记》7

7

年轻的丁西拌对爱情的渴望已经到了要命的地步。他还在想那个小提琴女孩,现实中他已经不可能有勇气再去联系她,而在想象中绝望到疯狂。他无数次地幻想去劫持那个女孩,把她带到悬崖边向她表达爱情,然后立刻跳下去。

《大喘气》 (作者:乌青)

月光
照在悬崖上
照在我们的脸上
我和她
蹲着
大喘气
月光
照在悬崖上
照在我们的脸上
我看着她
她看着我
我们大喘气
我们就这样使劲的看着对方
使劲的大喘气
我们都很难受
我本来有一些话要对她说
但后来又不想说了

内分泌混乱的丁西拌已经变成了爱情疯子,他尝试爱上空地聊天室里的每一个姑娘,不过似乎整个空地聊天室的男人都是爱情疯子,僧多粥少,群雄逐鹿,在一群爱情疯子的竞争中,可怜的丁西拌又成了弱者,每个姑娘似乎都已被人捷足先登。他只有守株待兔,等待新人出现。终于有一天,新来了一个叫艾索的姑娘,丁西拌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爱上了这位姑娘——赶在其他爱情疯子们蜂拥而上之前。
然后丁西拌开始了像嚼口香糖一样没完没了拐弯抹角的表达爱意,然后烧香拜佛渴求对方也爱上他。然而情况是这样的,这个艾索就像抽油烟机一样,吸走了丁西拌的爱,但什么也没有回馈给他——怎么会这样呢?丁西拌怎么也不明白,就算把石头扔到水里,也能听到噗通一声响啊。丁西拌千万次的问,你到底爱不爱我爱不爱我,可是艾索总是不置可否,她说了很多很多,但你根本不知道到底他妈的是什么意思,明明YES or NO 这么简单的问题,为什么会变得那么复杂呢?年轻而单纯的丁西拌想不明白——年轻而单纯的丁西拌崩溃了。
艾索在广州某大学,是一个学钢琴的女孩。丁西拌买了一张去广州的火车票,经过漫长的煎熬,从广州火车站出来,丁西拌见到了艾索。说实话,艾索的模样和丁西拌之前想象的还是不大一样,在那个无图无真相的网络年代,网恋是想象力的赌博。从见到艾索到他走到她面前的大约十秒钟时间,丁西拌再次迅速简单地爱上了艾索。不过,从艾索的眼睛里,丁西拌没有看到艾索对他的爱。这样一来丁西拌就傻了,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大老远跑是来干嘛的。他们走到天桥上,丁西拌站在那儿给艾索背了一首诗。
杨黎的《变化》

这是我的手
这不是你的手
你的手背藏在身后
我的手才扶在阳台上
看着下面

这是我家的阳台
这不是你家的阳台
(你家的阳台在那边)
而此刻——
我是站在我家的阳台上
你也是站在我家的阳台上
我们的眼睛
看着下面

这些想法
当然是我的
这不是你的
我想着这些事
心里
特别快乐
而你却一动不动
(某些意外的情节
难以理解)
好在我们的眼睛
都看着下面

下面逐渐模糊
我们的眼睛
开始什么也看不清楚
只是你的手
依旧扶在阳台上
我的手依旧
背藏在身后
我和你
表面上什么也没有说

下面
逐渐模糊
我们的眼睛
什么也看不清楚
你,站在你的阳台上
一动不动
我,也站在你的阳台上
想起那些事
心里发酸
而我们的手
已经看不清楚
放在什么地方

背完诗后,丁西拌转身回到火车站买了回去的火车票。

《永失我爱》 (作者:乌青)

从杭州到广州
402次
花了二十五小时多
同样
从广州回杭州
410次
也花了二十五小时多

接下来,丁西拌进入了一蹶不振期。但日子还是一天一天过。转眼20世纪结束了,在1999年12月31日那天晚上,宿舍里只有丁西拌一个人,他躺在床上,心想这世纪之交的日子,为什么就没有一个女人和我一起度过呢,为什么呀为什么呀为什么呀。

《【连载】《逃跑记》7》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