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有坏力WYHL010

010,2011.1.12

出门的时候感觉气温似乎有些上升,没有那么冷了,丁西拌发现可以不用戴手套——但他还是戴上了——从住处出发到地铁站大约需要步行12分钟,他可以戴12分钟手套,然后必须摘下一次,因为在地铁入口,他必须摘下手套才能从牛仔裤口袋里掏出公交卡,既然如此,戴手套的时间越接近12分钟越划算(为什么?),情况是这样的:丁西拌出门发现没有那么冷,可以不用戴手套,他一边走一边拿出手套准备戴上,这时候他意识到刚才自己的想法,即可以不用戴手套,至少这会儿不要戴,因为待会儿到地铁入口要摘下,于是他把手套塞到口袋里,继续走,等他即将走到地铁入口的时候,他猛然发现自己已经无法控制地掏出手套戴上了,然后他摘下手套,掏公交卡——他只戴了不到1分钟的手套(为什么?)。
一个羞涩的冻得快要流出清鼻涕的男生问丁西拌,你是丁西拌吗?丁西拌说,不是。那个男生说,我认识你。丁西拌说,你是黄故吗?黄故说,不是。两人笑了笑。在宜家的大餐厅,乐队刚刚开始演出,两人坐下,一时没什么可说的,看着表演。
你没带杯子阿?丁西拌说。
我不喝水。黄故说。
不喝水?一个下午不喝水?
是的,我很少喝水。
要不你用我的杯子吧,我还有个水壶。
不用,我真的不喝。
你确定你可以不喝水?
不喝。
丁西拌想,他到底是真的不想喝水呢还是因为害羞?或者两者混合之。大约过了两个小时,丁西拌至少喝了三杯水,他去洗手间洗了洗自己的杯子,然后用开水烫了一下,接了一杯开水,回到座位上放在黄故面前,说,喝点水吧,你已经两个小时没喝水了,杯子我洗过还烫过。
不不不,黄故有点紧张的说,我不喝。
丁西拌想,到了这个地步他肯定是不会喝了就是渴死他也不会喝一口了。也就没有再劝,但实际上内心开始有点小小的焦虑起来,他很想知道黄故拒绝喝水到底是不是属于自然现象,因为也确实有人平时很少喝水,丁西拌自己本来也是,因为丁西拌的父母就不爱喝水,在丁西拌的印象中从前他们家几乎没有杯子,一家人几乎从来不喝水,他们的水分需求完全从一天三顿饮食中获取,活得也好好的,但是后来丁西拌养成了喝水的习惯并且产生了相当严重的依赖性,一旦离开水超过半小时他就会感到担忧,超过1小时开始紧张,超过两小时开始恐惧,超过3小时,那就是灾难了。
那你抽烟吗?丁西拌问黄故。
我不抽烟。黄故说。
你有没有女朋友呢?丁西拌猜他八成没有。
果然,黄故说,没有。
那你每天都干嘛呢?
起来就下午了,煮饭吃,然后出去散会步,然后回屋子上上网,就又该做饭了,吃完饭再上上网就睡觉了。
这么冷的天还散步阿?
是的,我每天都会出去散步。
你住的房子有暖气吗?
没有。
在北京没暖气那不冻死阿?
还好吧,我买了个电暖器。睡觉就多盖点被子。
待了多久了?
两三年吧。
一直这么待着?
之前上过班,每次都是干两三个月就不行了,最近这一年多没工作。
你房租多少钱阿,一个月?
一百二,加网费五十,一共一百七。
丁西拌难以想象居然还有这么便宜的房租,而且怎么说也还是在北京啊。
那你就一直这么待下去?
不知道,我想去别的地方,但找不到便宜的住处。我不能接受超过200的房租,那太贵了!黄故在说“太贵了”的时候是一种感叹性的语气。
你饿不饿,我们吃点东西吧。黄故说。
我不饿,你要是饿了你先吃点吧。
那等会再说吧。
过了一会儿,丁西拌说,那我们还是吃点吧。你在这坐着,我去买。
我去我去,你坐。黄故抢着起身。
还是我去吧,我请你。丁西拌说。
不不不,我去我去。说着黄故已经抢先转身而去。丁西拌只好随他去。片刻,黄故端了两盘香口鸡球饭回来。
真贵,九块九。黄故放下餐盘说。
这个是这里最便宜的了,相比起来还能接受,我说我请你嘛。丁西拌说。
我有钱。黄故边大口吃着边说,这饭也太少了。
丁西拌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问道,你真的不要水吗?

《万有坏力WYHL010》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