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梦记78

有个网上认识的姑娘约我到A地(一个小城市)游玩,我犹豫了两天(主要是没钱),然后坐上火车去了,见到了那姑娘,我在她所住的一个家庭旅馆住下,她说她明天就要走了去B地,我说那我也去吧。她说好,但似乎有点不乐意。到了B地(貌似一个森林公园),我发现她原来约了另一个男的在B地,他们在一起玩不太搭理我,我感到有点沮丧。后来他们说要去往C地,我说那我回家了,于是我独自返回A地,还是住在原来的家庭旅馆,准备第二天回家,不知道为什么,第二天我就生病了,起不来床,旅馆的一位义工姑娘细心地照顾我,喂我吃药什么的,还跟我说了不少约我那姑娘的坏话,还说她忽悠了好多男的。我说这很正常,那些男的傻,活该。她说,可我觉得你不傻阿。我说,我是最傻的那个。
过了三天,病愈,我收拾行李准备走,这时候我感到有点疑惑,这对我只是一次短途旅行,为什么我的包这么大里面东西这么多,不亚于我今年连续十个月旅行所带的行李规模。义工姑娘帮我收拾,她说你火车票买了吗?我说没有去火车站买,她说那你可能买不到当天的,我说不管怎么样我必须得走了。好不容易我收拾好,费劲地背上大包,正要走,她叫住我,说这是你的吗?我看是一双登山鞋,确实是我的,但我根本不记得我有带这双鞋来(我带这么多鞋来干嘛呢?),然后我放下包,包已经很满了,我把鞋绑在包外,然后再次背上包,正要走,她又说,这是你的吗?
是一件毛衣,我确定这是我的毛衣,尽管我从不穿毛衣也没有毛衣,我放下包,打开包使劲把毛衣塞进去,费了大劲儿总算塞进去了,然后我背起包,正要走,听到她说,这是你的吗?是一条内裤,这是我刚买的内裤,我确定我没有带它,它应该在家里,而此刻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手里?这时候有个男人进来,向我推销一款手机,说配置如何如何高端价格又便宜,我说看起来是不错,但我不需要。他说,你先别这么早下结论,你一定需要,你迟早会需要的——如果你没有那么早死的话。

《乌梦记78》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