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叫《海默父子》的短片

最近,我对国外的真人短片非常感兴趣,很多短片让我重新思考“短片”的概念。
比如我曾强烈推荐过的,78届奥斯卡最佳真人短片《六响枪》,我们从中看到了这个牛逼的导演如何将存在主义哲学完美的植入一部短片。相比之下,今年的79届奥斯卡的最佳真人短片《西岸故事》就逊色多了,这部超现实主义歌舞短片并没有多少艺术突破性,获奖的主要原因毫无疑问是由于其政治性和宣扬的主流精神。倒是另外一部提名但没获奖的短片《海默父子》,让我反复看了3遍。

《海默父子》几乎让我感到不知所措。它的情节是这样的:在养老院,一个老头把自己关进了衣柜,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他的儿子和女儿和孙女相继赶来,试图说服他出来……
这个情节和气氛很容易让我们联想到一些关于父亲的小说,比如罗萨的《河的第三条岸》和布鲁诺舒尔茨的《鸟》,还有卡夫卡的小说。
老头和儿子女儿一直隔着衣柜谈话,谈论工作和生活,最后老头终于出来了,而结局让人大为意外。我发现很难归纳分析这部片子艺术形态。片长大约13分钟,强烈推荐。
该片收录在DVD《2006奥斯卡获奖短片》:
20070506_d11b2a984bb0d88bc9055pzn7w3zqiic.jpg

附以前写的:
一部叫《六响枪》的短片
2007-3-28 10:56:00

看完《六响枪》,我问我女朋友,你看懂了吗?她说,没有。然后她又问我,你看懂了吗?我说,没有。于是我们异口同声的说:好片!
至少我这么说是真心的,绝不是因为它拿了2005年奥斯卡最佳真人短片奖,它的确看不懂,因为它太莫名其妙了,但是它很好看。
一个中年人的老婆死了,第二天在火车上碰到一个唧唧歪歪的年青人,后来又来了一对中年夫妇,这对中年夫妇很伤心,因为他们的儿子昨天死了。年青人唧唧歪歪,那对夫妇中的男的很烦跟他炒起来,而那个女的,干脆就跳火车死了。年青人看到这一幕毫无反应,死就死吧,我妈也是昨天死的,有什么呢。然后年青人跟中年人讲了一头胃胀气奶牛的故事,胃胀气奶牛的肚子越来越大,没人知道怎么办,有一个人拿锥子在奶牛肚子上扎了几个洞,气就放出来了,人们鼓掌,然后那个人说奶牛肚子里的气就像煤气一样可以燃烧,于是他拿出打火机,点燃,果然奶牛肚子就开始喷火了,接着砰的一声巨响,奶牛爆炸了。听完这个故事,中年人和青年人似乎有了感情。然后警察包围了火车,青年人和警察发生激战,青年人中枪而亡,临死前对中年人说,操,这么多警察,我他妈的一个也没打中。中年人拿了青年人的枪回家,准备自杀,还有两颗子弹,他先打死了他老婆最爱的宠物,一只叫大卫的兔子,然后准备打自己脑袋。但是枪掉地上走火了。中年人说,操,他妈的一天。
就这么完了。这个片子是我看过最为典型的存在主义电影,那个年青人很容易让我们联想到《局外人》,青年人,中年人,中年夫妇,包括火车上的售货员,每一个人很茫然,莫名其妙且有点黑色幽默。没有理由,一切就是这样,片子就是这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