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花缘

《镜花缘》

通过两个女孩我认识了胡文件先生,那两个女孩可是真正的女孩,我敢打赌她们都是处女,其中一个——瘦点的那个——还真有点性感。她们在玩滑梯。我问,你们认识那边那个小孩吗?
她们顺着我指的方向看了一下。认识——胡文件。胖点的那个女孩说。
你们是同学吗?我说。
不是,我们是五二班的,他是四二班的。
哦呜,你们还比他高一年级啊——他在学校里也这样吗?
没错,他是神经病。胖女孩说。
他不是神经病,他是在练瑜伽。瘦女孩说。
他就是神经病——你是不是喜欢他?胖女孩说。
你才喜欢他呢。瘦女孩走开了。
胖女孩也走开了。我看滑梯空出来,便坐上去滑了起来,一滑就滑上瘾了——这玩意儿真奇妙,我完全沉溺于其中了。
忽然,我发现他站在旁边。
你好,胡文件先生,你也想玩滑梯吗?我说。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我还知道你是四二班的。
她们是不是说我是神经病?胡文件说。
是的——不过只是那个胖点的女孩这么说,瘦点的那个漂亮的不同意——她是不是喜欢你啊?
你有手机吗?胡文件说。
干嘛?
给我看看。
你不会把我手机扔出去吧?
能不能玩微信?
能啊,但我不怎么玩那个——你没手机吗?
没有,我爸不给我买。
哦呜,我差点忘了你只是个小学四年级的小孩,胡文件先生——你刚在那边是练瑜伽吗?
我在冥想。
冥想什么呢?——你。
生命,宇宙什么的。
好吧,年轻人,你很特别。
你觉得从这个城墙摔下去会死吗?
会吧。
必死无疑——除非你摔到护城河里。
很难摔得那么远吧。
但你会淹死。
对,我不会游泳。
他们攻城的时候好不容易爬到上面,然后梯子被推倒,哦,那一瞬间——梯子不会一下子倒,先是慢慢慢慢地仰倒下去,然后再重重地摔下去,啪。
……
你能不能用微信搜一下附近的人看看啊?胡文件说。
看什么?——我几乎没用过这功能。
说着我拿出手机打开微信,开始搜索附近的人。
你可以设置只显示女的。胡文件在我的手机上按了几下。
我操,还可以这样?——你很熟嘛。
上面显示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妞儿,可是看什么呢?这些妞你有兴趣吗?——如果你想泡妞的话为什么不去泡刚才那个五二班的瘦女孩——她很性感,你不觉得吗?
嘿,我只是觉得你——一个三十多岁的老家伙在这里玩滑梯——我只是觉得你很无聊。
靠,你一个小学四年级的小屁孩玩什么冥想然后拿我的微信约泡然后你说我无聊?
你看这个。他指了指屏幕上一个ID——想吃帅哥鸡巴。
我操。
离我们300米,你打个招呼吧。
这肯定是鸡——要钱的。要么就是骗子。我说。
我觉得这是个男的。
啊?这我倒没想到——有可能。
你问问看。
我懒得问,要问你去问。我把手机递给胡文件。
嘿,他回复了,果然是个男的——他说可以给你口交。
靠,是给你。
我说我们两个人,他说两个也行。
嘿嘿,不要乱说话啊。
约了在公园门口见——走吧。
啊?你疯了吧孩子。
去看看嘛——难道你不好奇吗?反正你也无聊。
好吧——只是看看啊。
我们向公园门口走去,说实话我有点紧张,越靠近越紧张。到了大门口我们便用目光警觉地搜索四周的人。
这感觉不太好——我们在明他在暗。胡文件说。
那我们找个隐蔽点的地方吧。
于是我们躲到了一个角落观察。
也许他也正在某个角落看。我说。
你觉得那个人是吗?胡文件指向一个穿白衬衫的看起来有点土里土气的年轻人。他在徘徊,像是等人。
嗯,有点像——应该就是吧——接下来怎么办?我说。
这时候下起了雨,不大也不小。然后,我们看见白衬衫找到他要等的人——一个姑娘,姑娘有伞,他们撑着伞离开了。其他没有伞的人纷纷匆匆散去。
最后,公园大门口只剩下我和胡文件在雨中——以及另外一个人在那头——显然,他就是“想吃帅哥鸡巴”。
我们向他走去,他向我们走来,我和胡文件谁也没说话,然后我们和那人擦肩而过。
为了躲雨我们走进了旁边的麦当劳。
我想吃个派。胡文件说。
我请你吃吧。我说。
我觉得那人应该请我们吃派。
他干嘛要请我们吃派?他想吃鸡巴啊。
我猜他没走远,我问问他吧。
过了一会儿,胡文件说,他答应了——请我们吃派——他马上过来。不吃鸡巴了。

《镜花缘》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