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青 诗辑《有哈鼠》

乌青 诗辑《有哈鼠》
*******************

《小死的生活》

小死,22岁
住在我们不知道的深山里
白天出门打猎
晚上看《聊斋志异》
不说话
不写诗
现在,他那里
已经下雪了

《大概死了》

又是一个秋天
你突然想起一个诗人
四处打听他的消息
有人说
他大概已经死了


《大喘气》

月光
照在悬崖上
照在我们的脸上
我和她
蹲着
大喘气
月光
照在悬崖上
照在我们的脸上
我看着她
她看着我
我们大喘气
我们就这样使劲的看着对方
使劲的大喘气
我们都很难受

我本来有一些话要对她说
但后来又不想说了

《99年暑假》

99年暑假
回到家,呆着
没有钱,什么也干不了
99年暑假
没有朋友
也想跟任何人说话
因为一说话就嗓子疼
就要吃三金牌西瓜霜口喉宝
四块八一盒
99年暑假
眼睛痛,便秘
蚊子特多
99年暑假
偶尔看看毛片
随便手淫一下(速度较快)
99年暑假
想起一些事儿
觉得特别尴尬不知所措
真想一头撞死
99年暑假
经常莫名其妙地摔倒
发出一声声怪叫

《五角硬币》

星期天的晚上
我一个人呆在学校宿舍里
口袋里除了打火机
只有两枚硬币
一枚是五角的
另一枚也是五角的
我把它们放在桌子上
看来看去
五角硬币
金黄色,闪闪发亮
正面写着
“五角”和拼音“WUJIAO”
还有一枝梅花
6朵开放6朵含苞
硬币周围有许多小点
我数了一下是89点
可能数错了
反面是国徽
“中华人民共和国”
“ZHONGHUARENMINGONGHEGUO”
“1999”
两枚硬币
一模一样
只是一枚比另一枚似乎稍
微亮一点点

《我和我的朋友老张》

老张是我的小学的同学
后来他当了警察
有一天他掏出他的手枪
指着我
我们哈哈大笑
笑得死去活来
老张他笑这笑着突然就
死了
死因不明
于是他的同事们
以谋杀嫌疑犯的罪名
拘捕了我
然后列举了我的种种作案动机
比如我还欠着老张100块钱
(有个女警察说瞅我的模样一准
是个变态杀人狂)

当我由于证据不足被释放时
我的朋友老张终于被追认为烈士了

《永失我爱》

从杭州到广州
402次
花了二十五小时多
同样
从广州回杭州
410次
也花了二十五小时多

《小姨之死》

去年夏天
我的小姨被查出得了
肺癌晚期
我去看她
她坐在地上
趴着凳子咳
瘦得很干净
吐痰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只低声对我说了一句
“水果拿去吃”
我说“奥”
就吃了一根香蕉
接着又吃了一根香蕉
然后走了
不到一个月
小姨便死了
我们去了火葬场
小姨的尸体摆在那儿
中午我们吃盒饭
喝听装的冬瓜茶
后来我们还吃了几颗糖
傍晚
小姨的尸体被推进去了
火葬场的不远处是海边
由于等待的无聊
我就一个人去了海边

《女同学之死》

小学和初中
我最兴奋的事儿就是
春游或秋游
初二那年
我们去爬山
一个挺漂亮的姓鲍的女同学
爬山时摔死了
过程是这样的
她一不小心
落下去
在一块突出的石头上弹了一下
掉在水边
脑瓜破了
脑浆慢慢流出来
有两条泥鳅游过来
吃着

她家离我家不远
第二天晚自习放学后
我路过她家
看见她的棺材
孤独的躺在门口
我有些害怕
晚上我梦见了她
并且遗精了

《蚊子》

左大腿和左小腿
呈90度
右大腿和左小腿
呈30度
左小腿的腿脖子
搁在右腿的
膝盖上
两个平面
呈120度
左大腿离左腿膝盖
10厘米离
右腿膝盖
40厘米(虚线)的地方
有一个包
把左腿和右腿
相互更换
也就是把
右小腿的腿脖子
搁在左腿膝盖上
我就看不见
那个包了
而据说从某个角度
如果拍一张照片
那么那张照片
的名字
可以叫”蚊子”

《升天》

你能不能把你的拖鞋
竖立在地上?
一只和另一只
分别竖着
一前一后
相隔不远不近
粉红色或青色
或者别的颜色
的两只拖鞋
竖在那儿
头朝蓝天

  
《关于我下巴的胡子》

情况如下:
三根特别长
十二根第二长
剩下一群
很短
我下巴的胡子
从来没剃过
就那么一小撮
不知它
将来会怎样

《之后便睡着了》

像倒数上去若干年前的夏天
一样,寂静而
无人理睬
孩子的失败往往是张大嘴巴
却无声无息
其实声音
在别的时空
翻倒所有口袋,饿死
那是阴天的活动
踢一个破扁的易拉罐或
一块小石子(别丢了!)
直到撞在爸爸的怀里
之后,便睡觉了

《饥饿》

昨天太热
今天早上下了雨舒服一些
武汉南望山
住着还是挺不错的
我一直没穿衣服
只穿一条松垮垮的内裤
隐约可见里面萎缩的生殖器
我以各种姿势躺在床上
或起来眼前一黑
喝口水,在桌子前坐会儿(没烟了)
偶尔还能到阳台角落
撒一泡桔黄色的浑浊的尿

《最后一个故事》

他和她在一起
他很饿
她也很饿
他起床想倒杯水
不知怎的
暖瓶”嘭”的一声碎了
她说现在我们
连水都没的喝了

《铁轨》

火车
正在铁轨上跑
一个小女孩也可以在铁轨上跑

《1996年9月20日的抒情》

啊——
我真想一口咬死十个人

《抽烟》

我坐在那
抽烟
突然
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紧接着又颤抖了一下
我继续抽

《在天涯》

外面在下雨
春雨
四周异常寂静
仿佛我的童年

我听到
香烟燃烧的声音

厕所里只有我一个人
我忘了带手纸

《古诗》

公元1999年12月的
天空
城市
汽车

别人

房间里静悄悄兮
手在抖

《他不在家》

那天傍晚
我从我家出发
去找周勇玩
我走出胡同
沿着环河路
走到他家
他不在家
我就从他家出发
经过南兴街、南大街
和北大街
拐进胡同
回到我家

《租碟子》

老板说

我找了半天
也没找到
老板说
再找找
我又找了半天
还是没找到
我说
在哪呢在哪呢
老板说
你等一等
我帮你找
我只好在那儿等着

《怎么办》

我打电话
给张建华
接电话的是
他母亲
我问,张建华在吗
他母亲说,在
在大便
我说
在大便啊
他母亲说是的
我对张建华的母亲说
那怎么办呢?

《对白云的赞美》

天上的白云真白啊
真的,很白很
白非常白
非常非常十分白
特别白特白
极其白
贼白
简直白死了
啊—

《从这儿到那儿挺远的》

要去那儿
需要走很长的路
经过一些饭馆和酒吧
和一个明亮的超市
在那个超市
我买过一块毛巾
一块蓝色的冰冷的毛巾
我想我
不一定能找到那儿
如果找不到我该怎么办
就算找到了
你也不一定在那儿

《拥抱》

都是
男人和男人拥抱
女人和女人拥抱
有一百多人
也有男人和女人
拥抱的
但很少

《这个下午在橡皮吧》

冷冷清清的橡皮吧
吧台后面的酒架中间
摆着一本阿兰*罗伯-格里耶的《橡皮》
已经很旧了
封面是绿色的
封二写着:小竹.83.4.3
现在是2000年11月5日的下午
我独自坐在门口的座位
把这本《橡皮》拿下来看之前
我在看让*艾什诺兹的《我走了》

孔姐,杨黎的老婆
在打电话
孔姐的哥坐在离我两米
的地方看电视
电视不时变换频道
声音比较轻

在另一个房间
没有一个人
对着门的墙上
挂着一个像框
框内是何小竹的诗:
《在一艘货轮上阅读罗伯-格里耶的〈橡皮〉》
我又看了一遍这首诗

孔姐和孔哥走进来
搬了一架梯子
更换天花板上坏掉的灯泡
我回到原来的位置
电视上在放散打比赛
我发现烟没了

我又把架上的《橡皮》拿下来
翻过来看了一下价格
0.67元
然后小心放回去
顺便拿吧台上的暖瓶
给自己的茶加水

这时,电话响起
孔姐出来接电话
她说,在
然后叫我的名字
我接过电话
说,我在
又说,在看《橡皮》

外面的阳光
阴了
孔哥又坐回离我两米的地方
看电视
散打比赛已经结束现在是广告
于是他又换了几个频道

像今天下午这样清净
在橡皮吧不常见
我知道晚上又要热闹了
刚才是肉给我打的电话
他晚些时候过来

杨黎这几天白天都不在
何小竹估计在家
今天是星期六

昨晚在橡皮吧
我们喝高了
我、肉和橡皮的另一位老板
王镜,也叫蚂蚁
我依然记得
蚂蚁不完整的背了他的三首诗
《未来的重要性》
《过去的重要性》
《现在的重要性》

《河》

我花了很长的时间
从床上爬起来
准备在太阳落山之前
赶到河边
去搭救一个落水少女
我穿好我的鞋
看了最后一眼空荡的房间

我的双手粘满暗红的血
那些模糊的内脏
一件一件扔在地上
围观者有不少儿童
她的脸被白布盖住
那个男人终于来了
在夕阳下
我闻到了隔壁
传来的蛋炒饭的香味

电话亭里电话
突然响起
我们迅速逃离现场
她痛苦地
拉住了其中一个
死死不放

地上留着血迹
一直通向我家
太阳就要下山了
那个男人在电梯里
焦急如焚

我在河边
等了很久
等得不耐烦

这条河多脏啊
人们把大便和内脏
统统倒下去
我在河水里洗了洗手
然后
继续捂住伤口
马路对面的鲜花店老板娘
冲我笑

就像
上个星期
那个下雨的夜里
我提着裤子
从她那仓皇而逃
摔了一跤

就像昨天
我以为我回不去了

我拿出钢笔
唱了一首歌
把号码写在手心
主人表扬我了
他是个聋哑人
他用手势告诉我
明天我们的包子
会卖的很好
多亏了我弄回来的内脏
哦,我的主人
你怎么还没看出我
那点色情的念头呢

月亮不知什么时候
已经在头上了
一个老头出现
另一个老头也出现
他们又开始在河边下棋

从情景来看
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一个老头明显占优势
但想要赢
还是不容易的

我劝他们合棋
他们坚决不
他们坚决不
他们的自行车粘满泥土
他们从远方赶来
就是为了让我
看完这盘棋

这是一条河
虽然很脏
但总算是城市里的一条河
他们死也不回离开

我蹲在那里
花了很长的时间

《2000114》

十多年前
我还在浙江沿海一小镇
刚上小学
而在成都
在成都的西门
在新二村一幢五门
这个地方
很A或很B
很非非很诗歌
总之很重要
当年的杨黎
总是一手提着一个暖瓶
去打散装啤酒
快活的跑上跑下
有多少天才在这里
大口喝酒大谈诗歌
当年的京不特
在这里住了一个月
那个爱穿袈裟的家伙
引得左邻右舍惊惑不已
……
今天晚上
我第一次来到这里
坐在院子里
喝茶也喝啤酒
与我们坐同一桌的是
大胡子蓝马
不老帅哥何小竹
胖子杨黎
还有另外四五张桌子
鲜艳的花圈摆在两旁
今天晚上
我第一次
也许是最后一次
看见杨黎父亲——
一张年轻的黑白遗照

《香味》

早晨
我闻到了一种香味
香味不香
香味和我的距离
是厨房和厕所的距离
由于是早晨
房间里空无一人
我闻到了一种香味
香味不是我的
是电脑的香味
电脑就在面前
白色的
香味离我的距离
有四千公里
我躺在床上
电脑在两米外
门开着
一个人出去
进入另一个门
这个门是厕所
旁边的门通向外面
现在很安静
连女人的声音都没有
我从厕所里出来
在楼梯口抽了一根烟
外面很冷
十五楼的餐厅
我经过A
经过B经过C
经过D
我经过A
经过A
经过A
经过A
我经过B
经过D
经过A
经过B
经过D
经过A
经过A经过A
我闻到了A的香味
白色的A
那个人没有去火车站
他回来了
早晨
路很长
(椭圆形)
主要是早晨
路上到处是A
A中午从床上醒来
门关着
窗户也关着
我没有起床
一种香味吓了我一跳
C说
你好

《一家超市关门了》

昨天也关门
不知道就这两天
还是
永远关门了
只能到对面的另一家超市
我买了方便面和火腿肠
好象
这家超市
也要关门了

《当时的情况》

当时我摔了一跤
摔了一跤在路上
从大门口出来
走到这里突然
摔了一跤还没
到小卖部
手里拿着一条烟
她已经骑车远去
买了烟和她
相遇然后
走到这里
我看见他
摔了一跤
尴尬地站起来
往回走进大门口
小卖部还没到
他从我这里出来
傻乎乎的
摔了一跤然后
和她相遇
说了几句
然后走远
我刚好从大门口
出来看见
我停下来
他走后
我骑车回去
后来就不知道了
我骑车回去

《我是一个容易才尽的江郎》

第二天,我洗完脸
把内衣内裤和袜子
扔进脸盆
倒了点洗衣粉
放水浸泡着
然后洗了洗手
出门到街上

《我是一只宁死不屈的麻雀》

深夜在街上的IC电话亭
我给我的弟弟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拨通了但没有人接
我又给一个女孩打电话
说了几句话
对方先挂了
我又给我的弟弟打电话
还是没人接

《门外》

1
出门时,我对我妈说
今晚我不回来
我要睡在张建华家
可我没有去张建华家
而是沿着环河路
去了周勇家
我和周勇下象棋
下到深夜
2
我回家
路过张建华家我想了想
还是回自己家了
家门锁了
我忘了带钥匙
我使劲敲门
没有回应
我就喊我妈
也没有回应
又到后门喊
喊来喊去
就是没有任何回应
后来我只好喊我爸
3
我坐在家门口
睡着了
到半夜被冻醒
想了很多办法
(比如用身份证开锁)
这时候发现门并没有锁
我飞快地跑到四楼我的房间
我的床上睡着一个人
我脱了衣服
钻进被窝
躺在这个人的旁边
很快睡着了

《行走一》

走过街上的一家小饭馆
又从一辆停着的出租车旁
走过
街上
我还在走
你小声地说着什么
我看了一眼一个路过的女人

模糊的天空
晚上有点凉
你还在小声地说着
这条街只有几家店亮着灯

我还在走
走到了另一条街

他坐在酒吧里
看了看窗外

模糊的天空
窗外行人稀少

你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我还在走
他站起来
走出门
我走进卫生间
我小便的时候
旁边还有一个人
他转身走了

你还在说
我还在走
后来我停住了
听你说完

《2001年1月7日早上》

早上我看快八点了
就对还在打牌的杨黎说
我回去睡觉了
杨黎说好
我走出橡皮吧
双手插在口袋里
准备去吃油条豆浆
走到早餐摊附近
我的呼机响了

我坐下对老板说
一碗豆浆两根油条
其实我心里想吃三根油条

杨黎在电话里说,乌青你在哪
你得把钥匙给我
不然我怎么回去睡觉
我说我快到家了
那我再回来给你钥匙吧

我坐下对老板说
再来一根油条

《我看见》

他们两个人
像情人一样
走在街上

《我要把中国最好的鸡蛋献给我自己》

有一个老年妇女
双手插在口袋里
走在街上
傍晚时分
我和她两次相遇

《邻居》

隔壁原来住着一对邻居
他们都不愿意回来了
他们很奇怪
他们现在分别很幸福

《我想买一个800多元的随身听》

今天醒来
我想买一个800多元的随身听
我还想给我的父亲打个电话

一些年以前
我对父亲说
爸爸我想买个随身听
父亲说为什么要买随身听
我说听音乐
父亲说为什么要听音乐
我说我要陶冶情操
父亲说陶个屁
我已经哭了
说我一定要陶

《白毛男的故事》

故事讲述了
一个男人
强奸了一个女人
然后逃到山里
成了可怕的白毛男

这个故事告戒
我们男人
不要强奸女人

《乌青 诗辑《有哈鼠》》有11个想法

  1. 因为同是玉环人,所以看你的作品,因为看了你的作品,感觉你写的好好哦,看了让人开心,发笑.支持支持!!!

  2. 回bluebird,我后来再没见过小姨,也不知道她的墓地在哪。
    回苏美,那是曾经22岁的小死。
    回张墩墩,是的,当年死亡是我的重要主题。

  3. “她坐在地上
    趴着凳子咳
    瘦得很干净
    吐痰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只低声对我说了一句
    “水果拿去吃”
    我说“奥”
    就吃了一根香蕉
    接着又吃了一根香蕉
    然后走了
    不到一个月
    小姨便死了”
    我的小姨也是心肺病,也是那样咳嗽,也是那样招呼我,我也一样走的匆忙,不同的是,我的小姨走进了村头的新坟,春节回家,新坟已经变成旧坟,如果没有孩子们带路,我会找不到我的小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