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青 诗辑《有一天啊》

乌青 诗辑《有一天啊》
*********************

《死去的朋友回来了》

我们曾经用“雷达”
杀死了所有的蟑螂
一只只蟑螂的干巴巴的尸体
遍布在厨房和卫生间的角落里
后来慢慢地消失了
但是今夜
有一只蟑螂回来了
像以前一样
他在厨房和卫生间的角落里
活动


《有一天S》

一天早晨
S坐在家中
中午
S坐在家中
到了下午
S还是坐在家中
这一天的晚上
天特别黑

此刻,我这里是深夜
S坐在家中的那一天的天气
是晴朗还是下雨呢?
如果那天白天的太阳很好
那么在中午前后
S肯定出去了一会儿
他走到十字街
在超市里买了饼干和水
一小包饼干和五瓶矿泉水
下午两点
很安静(好象下起了小雨)
S只吃了一片饼干
因为他发现他买的饼干
他并不喜欢吃
他再也想不起他
喜欢吃什么样的饼干了
矿泉水已经喝了两瓶
还剩下三瓶

那天夜晚
天特别黑
那么气温呢?
(如果S家有空调那也无所谓)
此刻我这里是半夜三点
我这里有空调
但是外面很冷
冬天已经到了

我坐在一列火车上
旅途难受
那一天S坐在家中
是不是也像我现在
一样难受呢?

我难以想象
那天早晨
S为什么能起那么早的床
他站在阳台上
呼吸新鲜的空气
空中还有几只蝙蝠在飞

上午有时候会比下午还漫长
这一天上午
S仿佛过了好几个上午
(包括早起的上午和晚起的上午)

早餐,早餐呢?
那一天的早晨
S吃的是什么?

我想S一定吃了早餐
并且吃得相当饱
这就是为什么
到下午两点
他才吃了一片饼干

在应该吃午饭的时间
S突然开始听摇滚乐
声音很大
以至于不知道
有没有人在楼下叫他

深夜
有一位女孩
来找S
(也许是S打电话叫她来的)
他们坐在灯下谈话
那女孩喝了一瓶矿泉水
S也喝了一瓶
他们还抽了不少香烟

我现在根本就不想
抽烟不想喝水
在火车上
将坐着度过一夜

S的那一夜
是怎样度过的呢?
那个女孩
坐了一会儿
(也就是喝完一瓶矿泉水的时间)
就走了
S找了一个手电
借给那女孩
因为那天夜里
天特别黑

而且下着大雨
S本来应该送她回家的
但他没有
他的理由是
他只有一把雨伞
这恰恰不是理由
因为他们为什么
不能共用一把雨伞呢?
所以我想
S把那个女孩得罪了
那个女孩生气了
她将永远不见S
也不会把手电和雨伞
还给S

我害怕寒冷
我讨厌下雨
火车令我毫无食欲

而S应该饿了
于是他又吃了一片饼干
他确实不喜欢那种饼干
那就意味着剩下的饼干
要浪费掉
如果不及时扔掉
饼干将会发霉
(S没有及时将饼干扔掉)

最后一瓶矿泉水
S正在喝
他上了几次厕所
S看着四个空矿泉水瓶
其中一个的商标被他剥了
却没有剥干净
这使得那个瓶子很难看

S,你为什么还不睡觉
难道你想去找个女人吗?
你有床可睡
你为什么还不睡?
你不知道我现在火车上
多么羡慕你的大床

不知道几点了
我想大概快天亮了吧
S坐在灯下
分别用小拇指、食指和大拇指
挖鼻屎
挖来挖去
难道你要挖鼻屎挖到天亮吗S?

S去洗手了
在洗手间他照了照镜子
并用手弄了一下头发
外面在下雨
火车在行驶
晃动着

《〈大白鼠〉的导演》

看完片子
已经是深夜
天太冷太黑
我想回家睡觉
而你要去找一个女孩
我们告别
深夜,你去找一个女孩
祝你成功
你的《大白鼠》
给我带来了快乐

《有一天早上》

我被什么惊醒
也许是一个噩梦
但是我想不起来了
那么也许是一个美梦
比如一个美丽的女子正走向我
然后呢?
现在我已经醒了
我的女朋友早已经上班去了
而我一个人躺在床上
就像整夜都一个人躺在床上一样
她现在已经坐在办公室里
大概正趴在桌子上写她的漫画脚本
我想,今天我干点什么呢?
我想起床洗一洗头
洗发水刚好还有那么一点
洗头之前我会打开音响
让屋子里充满音乐
而在打开音乐之前
我要喝一口水
一大口水
我感到口渴
那么是在喝完水之后就点上一根烟
还是在洗完头之后再抽呢?
我还是躺在床上
这是大冬天
我多么不愿意离开被窝
我想我应该出门去
下楼,来到街上
吃面条或者吃炒饭
但我还是没有起床
我的衣服裤子就放在床边的椅子上
我要一件一件的穿上它们
然后去洗头
但是现在我最想的还是先喝一口水
一大口水
洗头、喝水、抽烟、刷牙、小便
这些事情将花掉不少时间
然后我出门下楼去吃饭
等我回到这个屋子
这一天就开始了

《代表》

假设
A代表一把匕首
B代表另一把匕首

A拿着A
B拿着B
两人决斗
双双倒地
血流如注
或者
A拿着B
B拿着A
又或者
A和B
都什么也没拿
相互拥抱
表示友好

《此诗献给肉》

现在小偷已经
没有像古代那么多了
那时候
他们经常穿着黑色的衣裳
在梁上爬来爬去
穷人更多
他们家徒四壁
喝着稀饭
琢磨着橱柜上最后那点烂铁
铁匠也很多
他们打造优秀的菜刀
起名叫“乌青刀”
此时
男侠客和女侠客
正在大沙漠
烤火和吃醋
火灾
也时常发生在
王员外府上
他的女儿情窦初开
暗恋赶考的张生

正如卡夫卡所说
饥饿表演近几十年来
明显地被冷落了

《此诗献给离》

在昨晚的想象中
黑色的约旦河
应该是南北流向
约旦河西岸
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我都不清楚
只觉得约旦河东岸
似乎一片空白

《有一天·4》

我要说的这一天
天气特别晴朗
清晨
我们看到朝霞
黄昏
我们看到晚霞
彩云美

《女人消失的地方》

女人会在任何地方消失
对于一个有经验的跟踪者
女人消失的时候
一般是在晚饭时间
可以在附近
吃一碗海鲜沙锅面

《此诗献给六回》

现在我看到的景色
主要是树叶
和湖面
是不是过于简单?

《女人消失在某小区》

那天晚上
我跟了她22公里
从一个小镇到另一个小镇
最后她走进一个黑暗的巷子
消失在某小区
在这个居民小区
我碰到另一个女人
我问她
刚才有没有见过一个
和你长的一模一样的女人?
她说她不知道
她什么也没看到

《女人消失在拐角处》

相信我吧
一个富有经验的跟踪者
女人消失在拐角处
是最危险的
她很可能就站在拐角的另一边
有多少次
我被吓了一大跳
浑身冒冷汗
只有那么一回
我吓了那个女人一大跳
使她终生记住了我

《女人消失在大海边》

在我的家乡
朝任何方向走
都能走到大海
女人消失在大海边
是因为她换上了泳装
跳到一望无际的海里去了

《有一天·5》

今天,我的目光
毫无来由的落在了
沙发里的那个橙子上
随后听到
隔壁有人出门
发出轻轻的关门声

《有一天·8》

我个人认为
整个事态的发展
已经完全失去控制
到了这一步
小刘和小吴应该相爱
或者一起去西安
而小张
是不可能暗自实现突破的
我们可以满足小李的愿望
带他去海边
还有一件重要的事
不说也罢

《有一天·9》

既然如此
就首先保护好头部
现在请小姜
给各位示范一下
我们每一个人
都把刀磨得锋利
早睡早起
看远处
小刘和小张
正在接吻啊

《有一天·10》

始终没有提到一个人
他从东方来
带着鲜血和臭袜子
他的右眼
戴着眼镜
左眼也戴着眼镜
而嘴唇却流出口水
这不足以证明
他来自东方
但是我们有目击者

《有一天·11》

他血流披面
左胳膊已经
粉碎性骨折
摆动的时候
听到咯咯咯的响声
附近没有医院
我的兄弟六回
请他抽一根烟
已经很够意思了
我们决不离开沙漠

《有一天·12》

跳来跳去
无法解决问题
小吴,那你他妈的别跳了。
你不是青蛙
你是牛蛙
你也不是兔子
虽然你外号袋鼠
但这里不是澳大利亚
这里是中国古代78号
电视台正在直播
不要浪费时间
大不了晚上我请你喝酒
送你回家给你针灸

《有一天·13》

在湖边
大量绿色植物
好漂亮
说来话长
从前可不是这样
小姜来了以后
一天天在变
我们把小姜姑娘
扔进湖里
大家说好不好?
这个三八红旗手

《我和母亲》

明天早上
我将在五点起床
天还没亮
天气在凉
由我的母亲来叫醒我
我必须提起精神
刷牙洗脸
和生病的母亲一起
出门

《果皮村》

我的朋友
你笑得如此厉害
你的头向上仰起
双手捂住肚子
在现场
你一定发出了巨大的笑声
足以使一头大象无法忍受
而跟着一起笑起来
从你的穿着来看
那是在夏天

^^^^^^^^^^^^^^^^^^^^^^^^^^^^

《乌青 诗辑《有一天啊》》有10个想法

  1. 你要认真了
    但其实不是的
    那就是来搞笑了?
    也不尽然的
    怎么说呢 你是来讽刺的吗?
    哦?那你就是想忧伤来着可反射弧出现了偏差结果就是这样了?
    哦 你原来还是烂漫主义的?

  2. 我觉得,你的随笔大多很忧伤,随便几句话也都挺刺的,偶尔好笑。
    小说好笑又滑稽,很纯很谬。
    诗歌挺飞的,有时好笑,有时忧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