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青 诗辑《猿翼山》

yys

乌青 诗辑《猿翼山》
*******************

《洗澡吧》

洗澡吧,兄弟
我在门外等你
没有人会偷看你的生殖器
也不会有人突然关掉热水
暂时忘了你的户口问题
和爱情问题
你可以边洗边大声歌唱《我的太阳》
或者《双截棍》
当你盥洗完毕
穿上干净衣裳
我们一起上街
去提款机取出最后的钱


《橡皮筋有什么好玩的》

一个10岁左右的男孩
走在抚琴西路
手里玩着一根橡皮筋
由西向东垂头行走
这时候,我刚吃完午饭
从一个小饭馆里出来
在抚琴西路
由东向西回家
我正在想着我的一篇小说
如果不是各走马路的一边
我们很可能撞在一起

《猿翼山》

山上有很多怪兽
水里有很多怪鱼
还有很多白色的玉石
很多腹虫
很多怪蛇
很多怪树
山民说
最好不要去那座山

《最近我写不出东西》

1.
小区里
有一个老人最近死了
也许是前天
也许是大前天
其他的老人
和往常一样

2.
我呆在房间里
坐在沙发上
背对着门
有一个人如果
进入小区
走到最里边那幢
走到6楼
敲响右边的门
开门的就是我

3.
楼下的老人们
和往常一样
在院子里打麻将
如果你穿过他们
走到6楼
敲响右边的门
我就会从沙发上站起来
为你开门
如果你是一个警察
并且向我出示搜查证
我不会不高兴
搜吧搜吧

4.
吃饭的时候
我还是和往常一样
穿过院子里打麻将的老人
去小区门口
买一盒三丁炒饭
带回房间
坐在沙发上吃
记得有一天
卖炒饭的老板突然问我
你要搬家吗
我说不
三丁炒饭里
有莴笋丁、火腿丁和香肠丁

《哑剧第一幕》

现在,四周静悄悄地
K向P做了一些手势
P向K做了一些手势
于是
K又向P做了另一些手势和动作
P又向K做手势和动作
他们相互做着各种手势和动作
神情丰富多采
哑剧在继续
四周一片寂静

《哑剧第二幕》

一点声音没有
K掏出一把匕首
捅进P的肚子
P双手捂住肚子
嘴巴张的很大
但是一点声音没有
P倒在了地上
K站在原地看着P
一动不动
这时候,W出现了
W看到这个情景
张大了嘴巴
还是一点声音没有
W向了K做了一些手势
K也向W做了一些手势
然后
P从地上站起来
K掏出一把匕首
捅进P的肚子
P双手捂住肚子
嘴巴张的很大
倒在了地上
W又向了K做了一些手势
K就跟着W走了
舞台上只剩下
P倒在地上
一点声音没有

《水到底是从哪里来》

一开始离说是从水龙头旁边
慢慢流下来的
真的是这样慢慢流下来的吗
流成一片沼泽
并且滋生鳄鱼
或者我们没见过的爬行动物
我说,水
应该是从水槽里
飞溅出来的
就像飞流直下三千尺
在瀑布的周围有龙出没
可不是猪婆龙
因为我知道猪婆龙就是鳄鱼
准确点叫扬子鳄
在古代传说中
扬子鳄变美女的可能性很小
但是书生们依然在洞庭湖一带期遇
每天早上
我们都错了
水不知道从那里来
我要做的是把水舀干
我告诉离
这个情景
好象我们家那边刮台风
我的母亲
她总是清楚水从哪里来
然后堵住它
如果堵不住
她就给我讲
大禹治水的故事

所以最近我越来越重视
我们家阳台上的水
已经超过了对厕所里的臭味的重视
如果在阳台上放几块砖头
这个时候阳光照下来
一个不错的童年的梦

水到底是从哪里来
这个问题不再有答案
现在我想我有点感伤
我对我所有的朋友说
水,从天上来

几百年前
李白不知道黄河的水
从哪里来
于是他说
黄河之水天上来

《我和我的弟弟六回》

我和六回
还有一头奶牛
走在回家的路上
突然刮起了大风
吹得我们东倒西歪
突然又下起了雨
我们被淋得湿漉漉
突然雨过天晴
突然天边出现一道彩虹
我和我的弟弟六回
突然还有一头奶牛
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突然就到家了

《东东弗神话》

中国诗人杨黎
写了一首诗叫
西西弗神话
他希望人们看了后
能够记住
西西弗神话
这个美丽的名字
我很喜欢这首诗
我看了后
就记住了
西西弗神话
这个美丽的名字
我希望
你们都记住
西西弗神话
这个美丽的名字
然后
忘掉
东东弗神话
这个也很美丽的名字

《南南弗神话》

我可以很随便地
写这首诗
只要拿起笔
或坐在电脑前
随便一写
就行了

只要这首诗的名字叫
南南弗神话
有了这个美丽的名字
我就可以很随便地写
随便怎么写
这首诗都可以叫
南南弗神话
这个美丽的名字

就像我现在这样
很随便地写了
也没有关系
因为我早已
想好
南南弗神话
这个美丽的名字

《北北弗神话》

我不能不写
这首诗
不能不写下
北北弗神话
这个美丽的名字

最初是因为
一个叫杨黎的诗人
写了一首诗叫
西西弗神话
这个美丽的名字
就是一首诗
于是我想到了
另外三个美丽的名字
东东弗神话
南南弗神话
北北弗神话

我已经写了
东东弗神话

南南弗神话
剩下最后一个
我怎么能不写呢
北北弗神话
这个美丽的名字
一点也不亚于前三个

这四个名字
都是美丽的名字
放在一起更便于
你的记忆

《我们黑压压的》

我们不是蝗虫
也不是麻雀
但是,想当年啊
我们同样是
黑压压的
我们经常
黑压压地过去
黑压压地回
小孩子看到我们
就会惊声叫道
妈妈,那是什么?
我们不是什么
我们就是黑压压的
一片

《有一天·56》

太阳出来了
想找一个人
聊一聊气温
我会少穿一件衣服
我希望他也少穿一件
我们聊到气温
达成共识
都觉得应该少穿
一件衣服
因为这个共同的说法
我们愉快地笑起来
在阳光下

《有一天·57》

那是很久以前的一天
那一整天
我都在想一个成语
它在我的脑子里
一闪而过
然后就想不起来了
为了这个成语
我回想一整天
惟一的事件
就是在十字街
遇到父亲的一位同事
他说我又长高了

《人人都有支枪》

大家都把枪揣口袋里
走在街上
心情自然愉悦
不再害怕坏人
一旦发生冲突
事情也比较干脆
不至于拉拉扯扯吵来吵去
若是朋友相见
就都把枪掏出来
比比谁的口径大
评论一下对方的型号
临别时真诚的说一句
小心走火

《卡龙传奇》

直到那么多年后
对卡龙才有所了解
但仍然不清楚
卡龙是什么以及
从哪儿来
我们只知道
这个卡龙
是由另一个卡龙带来的
从此便静静地呆在这里
一动不动
假设从它出现到现在
是100年
(100年是个不长不短的时间)
那么大约再过100年(或120年)
卡龙的生命将结束
那个时候
它不再平静
开始跳动
越跳越高,越跳越远

《卡龙和刺母》

刺母的样子真可怕
第一个见到它的人
当场就吓死了
人们传说
它比世上最恐怖的东西
还要恐怖一万倍
刺母所到之处
一切会逃的东西
都会疯狂逃亡
且永不回归
此时的刺母
缓缓进入一个洞穴
它并不知道
这个洞穴的深处
卡龙正静静地呆着
一动不动
卡龙、刺母
刺母继续向洞里爬去
刺母卡龙
刺母卡龙
我们心跳加速
卡龙刺母
卡龙刺母
我们摒住呼吸
卡龙卡龙
刺母刺母
终于
卡龙察觉到有东西
向它逼近
但它也不知道
到来的是刺母
它依然静静地呆着
一动不动
卡龙和刺母
他们一步步接近

《西瓜比黄金还贵》

我和六回买了两个小西瓜
两元钱一个
切开后我的很不好
六回的比我的好
但是也不好吃
我们吃着吃着
六回又说:
西瓜比黄金还贵
他经常说的一句话
西瓜比黄金还贵

《喂了两声》

我朝前方大喊一声

有好多人回头看我
我又喊了一声

人们把头转回去继续走路
就像什么也没听到
在这两声喂之间
我看到我要叫的人
他就是喂
第一个喂和第二个喂
叫的都是他

《金属眼镜侦探社》

有时候我真想问问周勇
初中时我们成立的侦探社
是叫金属眼镜
还是叫铁眼镜
还有我们为什么
会起这个名字
我能记得的唯一的线索
就是起这个名字的当时
我们走在我妈单位
所在的那条街

《与推土机相伴》

大中午的太阳
太强烈了
太亮了
有找我的人
现在
我正和推土机
在一起
我、推土机
还有大太阳

《某某二》

我的话
还没有说完
我觉得
下面随便再说点什么
中午我做了一碗面
吃的满头大汗
我发现我做的面并不好吃
再说说我最初的偶像
是贝尔
他发明了电话
他的助手长什么样
已经记不起来
还有奶牛
我曾经写过奶牛
一望无垠的大海
真的是一望无垠
天空真的很空
夏天的傍晚

《梁山伯与祝英台》

一些人喜欢把
梁山伯与祝英台
说成梁祝
而用我的话说梁山伯
就是A
祝英台呢?
就是BB
梁山伯与祝英台

A和BB

《对一首诗的重写》

说,
为了自由我可以不要命也不要女人

《失控》

很快
我看见我的自行车在身旁飞
我也在空中飞
那是童年刚学自行车的我
当我和车落到地面后
我能怎么办
我只能哭着,推着车
一瘸一拐的回家
今天我的车技不俗
可是在需要的时候
我愿意和我的自行车再次起飞

《吾将闪烁其词》

就是在夜里
问题越来越多
你问我
50岁的时候你是否可以性交
我说也许是的
80岁呢
我说也许是的
那么100岁呢
对于这个问题
吾将闪烁其词
对于你这样的人
所有的问题
我都将闪烁其词
告诉你吧
所有的问题到来之前
我的脑袋已经开始闪烁
告诉你吧
吾将闪烁其词
吾将对你不断的闪烁闪烁闪烁

《你,还有你》

以为
在说别人吗


还有你
请不要害怕
没有别的意思
只是指出你
还有你
希望你们明白
你,还有你
我说的不是别人
正是

还有你
当然,其余的人
也不是无关紧要的
比如你
还有你
甚至还有你
包括你
还有你
还有你
还有你

《失眠回忆》

如果不是因为失眠
就不会有以下回忆

很难想像
有一段时间
我是一个植物爱好者
那年夏天
经常一人爬到山上
用放大镜观察地衣
蕨类植物和蒲公英
如此度过整个下午
很多时候
也偷吃树上的水果
然后在树下
睡一觉

《如何度过这一天》

一个下午
我在等待9分钟过去
我等待着
也许抽3根烟就差不多了
可我不想抽3根烟
只能静静地等待

《有一天·58》

我在数码广场下车
沿一环路
向花园影城的方向走去
半小时之后
来到了体育馆
站在旱冰场外
呆呆地看了十分钟
走出体育馆
我发现我,我
又回到了数码广场
这真是个沮丧的夜晚
我该去哪呢?
你说

《头发必将翘起》

1990年
北京举办亚运会的时候
我的头发第一次
高高地翘起
如同济公的帽子
令我惊惶失措
从此我便知道了
一个真理
睡觉前洗头
第二天起来
头发必将翘起
形态奇异
见者必将笑起

14年过去了
头发从未平息
如今这个夜晚
躺在床上
万籁俱寂
想起母亲形容我
头发的一句话
:像贼一样
我知道明天一早
我的贼一样的头发
必将又一次翘起
我的朋友
必将又一次笑起

《我将不在任何正常的情况下出现》

看到这首诗的时候
我已经消失
且如题所说
将不在任何正常的情况下出现
就是说
你现在找不到我了
以后也很难找到我了
至少会有一段时间是这样
如果我回来
我会再写一首诗
告诉你

有个别特殊情况
比如当你被雷劈中的时候
我也会及时出现

《有一天·59》

在小区的院子里闻到了
花露水的味道
我住在9单元13号
每天低头上楼梯
走着走着
一抬头,是9号
那是别人的家
再上一层看见11号
然后再上一层就到家了
个别时候
走着走着
发现自己到了屋顶

《黑色兄弟》

是时候
写一写你们了
我亲爱的黑色兄弟
我早就跟一些人
说起过你们
说你们是我黑色的兄弟
但谁也不信

《蹦蹦跳跳的兄弟》

6月26日
一群蹦蹦跳跳的
麻雀兄弟来到我身边
我躺在草地上
他们蹦蹦跳跳

《黑色的人》

门口站着一个
黑色的男人
走近看
原来是一个黑色的女人
我跟她说了几句话
发现
她压根就不是人
在她的后面
站着一个实实在在的人
一个黑色的人

《在路上》

你好
我是乌青
我在路上

你是谁
是我的爸爸吗
家里很热
我知道
但我不怕
我已经在路上了

在路上
乌青在路上
(据说他不喜欢克鲁亚克的在路上)
所以我们这里说在路上
仅仅指乌青在路上
或者熊在路上

一只熊在路上
目的是找寻另外四只熊
你好
我是乌青
感谢阅读此诗
最后我们一起唱首歌
好不好

啦啦,啦啦,啦啦啦
我们在路上呀

《半夜的事情》

每天半夜
有人就会敲门
牙签起来开门
放进一群人
他们围在一起
用牙签的电视看球赛
电视的旁边就是我睡觉的床
而这时候,我是不知道的
我正在熟睡
每天半夜
这群人起来看球赛
同时也看到电视旁
睡着一个陌生人
其实我已经醒了
只是没有睁开眼睛
每天半夜都有那么多人
有男有女
跑过来看我睡觉
我很不好意思

《台风改变我们的生活》

准备好了
当台风时速超过100公里
就开始写:
街上的人们被吹得东倒西歪

《大笑的男人》

大笑的男人
是我最喜欢的小说之一
现在我
沉浸于悲伤
和想要叫喊
的情绪之中
事实是
我已经发出了一声
难听的叫喊

《简直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一个朋友问我
你邻居家的母狗
到底生了几只小狗
是八只
还是七只

《有四种颜色》

我对一个朋友说
我邻居家的母狗
生了八只小狗
那些小狗
有四种颜色
有黄的
有绿的
有红的
还有黑的

《动不动就叫》

我指着那只黄狗
对朋友说
你看它
既不凶恶
也不友善
但前一阵子
它生了七只小狗
后来都不知道哪去了
你看它现在
就像没生过一样

《有一天·60》

听到了自己的脚步声
鞋和地面摩擦的声音
你走在路上
这是午后
真安静啊
你边听边走
这时候天上发出吼声
你立刻抬头
看见一架飞机飞过
非常清楚
天空晴朗
阳光也明媚
晒在你的头上

*******************

《乌青 诗辑《猿翼山》》有3个想法

  1. 临近大学物理考试
    我却正专心看“废话”
    可我就是喜欢废话
    喜欢那个在路上
    (不是乌青的在路上)
    是凯鲁亚克的在路上

    …………

    乌青的在路上不是指乌青的《在路上》

  2. 想起以前我看闪烁其辞那首时,笑得东倒西歪的,再看一遍,还是笑得东倒西歪的,因为我笑我以前的笑。

    重写那个也很好,黑压压的也特别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