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青2008诗总汇,请各位帮忙选一下

以下大概是我2008年写的所有诗,我想请各位帮忙选出你相对比较喜欢的5首左右。回复诗名就行了,谢谢。

《奶奶的镜子》

奶奶的镜子
放在窗前的桌子上
一会儿照出奶奶的脸
一会儿照出我的脸
奶奶的镜子是圆形的
可以翻转的
翻过来是幅画
画着两匹马
一匹红鬃马
一匹白马
奶奶指着红鬃马
对我说
这匹马就是你

《为豌豆写一首诗》

我们亲梅竹马
我们的暧昧不需要别人知晓
每当我看到你绿色的小身体
和你煮熟后散发的清香
就仿佛回到了温暖的童年
在此冬夜
外面飘着雪花
我将温柔地炒一盘肉末豌豆
分两顿吃掉

《2008年1月21日成都的雪》

是啊,成都也下雪了
昨天和今天都在下
昨天就有人为雪写诗
我没写
因为我觉得雪还不够大
我想等下得大一点再动手
但现在看来这雪也不可能积起来了
今天仔细观察了一下
虽然不大,也不小
关键是飘得很美
我拿出相机拍
发现根本拍不下来
所以还是把它写下来吧

《打不到出租车》

为什么今天这么难打车
开始是疑惑
接着越来越焦急
直到陷入沮丧
甚至感到了绝望
等了那么久
还是打不到车
你终于生气了
等你坐上了一辆出租车
可能还是很生气
也可能气已消

《雪夜回家》

肚子在疼
雪花在飘
我走不动了
真想在路边躺下
雪,来吧来吧来吧
我愿意被你掩埋

《讨论诗歌》

诗人和诗人之间
喜欢讨论诗歌
诗人和诗人之间
也可以不讨论诗歌
但是诗人和诗人之间
有时候不得不讨论诗歌
吉木朗格说
讨论诗歌
有时候很快乐
有时候很难过

《想念朋友》

天上的白云真白啊,我说
我亲爱的朋友
一朵给你,一朵给我
现在
你的是一个房子
我的是一头母牛

《一种梨》

我吃了一种梨
然后在超市里看到这种梨
我看见它就想说
这种梨很好吃
过了几天
超市里的这种梨打折了
我又看见它,我想说
这种梨很便宜

《想与好兄弟喝酒》

有时候会觉得
除了好兄弟
其他人全都不是人
与好兄弟喝酒
那是最愉快的事儿
但是有时候
想到好兄弟
觉得自己也不是人
所以一定要努力啊
不然没脸与好兄弟喝酒

《小王在磨刀》

小刘告诉小张
这两天小王天天在磨一把小刀
小张告诉了我
过了几天
小张又告诉我
小王离家出走了
带着那把小刀
我始终没有见过小王
但是我见到了小刘
小刘非常兴奋的对我说
你知道吗?那些天
小王天天在磨刀
他天天在磨刀啊
离家出走之前
小王天天在磨刀
最后小刘发出了笑声

《少女小欣之烦恼》

她对自己的身材很不满
要是再瘦一点就好了
要是腿再细一点就好了
这就是少女小欣
在认识我之前
所有的烦恼

《中年维特之烦恼》

最近一次见到中年维特
我们没有说一句话
我知道他所有的烦恼
而他也把那些的烦恼
化作了一个苦笑
中年维特之烦恼
由来已久
我们谁也不想再提

《青年六回之烦恼》

青年六回从来不把烦恼叫作烦恼
而叫痛苦
他给我打电话说
兄弟,我好痛苦啊

《有一天·72》

有一天走在街上
看见一对男女
哦,不
是一对情侣

《有一天·73》

那该死的一天
我动手打了你的脸

《暗边》

夕阳西下之际
就是我们的暗边
我往奶奶家走去

《鸡翼》

在我们的方言系统里
没有翅膀这个词
所有的翅膀都叫翼膀
比如鸡翅膀就叫鸡翼膀
但是我从来没有写过
今天偶然看到“鸡翼”两个字
我没有产生食欲
而是瞬间看到了辽阔的天空
以及遥远的过去和科幻的未来

《地铁司机无所事事》

在地铁里
我很想和对面的女孩说
你看上去那么无所事事
我也是
地铁司机也是
他连方向盘都没有

《半夜你想到了打架》

半夜两点
你独自走在街上
街上空空荡荡
还有点冷
走着走着
你想到了打架
并回头看了看后面
整条街一个人都没有

《坏了的收音机是什么》

一个坏了的收音机
放在桌子上
我总是拿起它
看来看去
它是一个收音机
但是已经坏了
它早就不是收音机了
那它是什么呢

《杰森伯恩的垃圾袋》

杰森伯恩
背上垃圾袋
开始逃跑
那个垃圾袋
真的很不错

《我的兄弟在地震中》

成都的一切都是地震
我的兄弟在地震中
我的朋友们在地震中
我的狗也在地震中
六回说,兄弟啊
地震生活真是让人难过
而我,却在千里之外
这里的人们很正常
除了挂念
还有些无聊

《鹤蚌渔翁》

一只鹤和一个蚌
打起来
我突然觉得
这和渔翁没什么关系
他能得到什么利益呢
他需要一只鹤吗
他需要一个蚌吗
蚌也许还可以吃
但他要鹤干什么?
难道杀了吃鹤肉
这不像是一个渔翁应该做的
蚌也不是他喜欢的
他是渔翁啊
一个渔翁
真正需要的是鱼
鹤蚌相争
渔翁打渔

《有一天·74》

雨下那么大
我的鞋已经湿了
裤子也湿了
可是路还那么长
怎么办?
我想我没有任何办法

《他能解决任何问题》

问题很多
我相信大多数能解决
但是世间的问题千奇百怪
有些问题是不可能解决的
当我想到一个不可能解决的问题时
忽然想起了一个人
他与众不同
不仅能解决大多数问题
而且能解决任何问题

《于阴天经过杭州湾跨海大桥》

天空阴沉
海面灰暗
看不清什么
如果天气晴朗
一定很美,我们说
如果是黑夜
那我们根本不知道
我们跨过了辽阔无际的大海

《一根鱼刺插在牙龈上》

突然
一根细细的鱼刺
插在了我的牙龈上
于是这顿饭
对我已经没有意义
我什么也不想吃了
只想把鱼刺从牙龈中拔出来
(然而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们的谈话
也变得没有意义
无论什么问题
请等我把鱼刺弄出来再说
事实上,现在
我觉得我的人生已经毫无意义
因为一根鱼刺插在了我的牙龈上

《打他打他》

我不想打任何人
只想大喊:
打他打他
在什么情况下
我才能自由的说
打他打他
如果他不听话
打他打他
(他是一条狗)
如果他是坏人
打他打他
如果他是朋友
我也可以笑着说
打他打他
其实我内心
真正想说的是
来吧
打我打我

《母鸡走过漫漫草地》

第一
仔细观察会发现,母鸡
走起路来蛮搞笑的
(请不要想到公鸡)
第二
在城市里,这片草地
显得十分农村
第三
大早上,我刚吃完早饭
看到了这一幕
综合之
这,就是所谓的
母鸡走过漫漫草地

《有一天·且只有一天》

吃早饭的时候
似乎还没睡醒
突然感到今天
和昨天没有任何联系
和明天也无关
这是独立的一天
有一天
且只有一天
我顿时觉得无比自由
尽管下着讨厌的雨

《父亲和他的兄弟们》

傍晚,父亲说,兄弟们
来一个,于是
我父亲把我抛出去
我二叔把我接住
我二叔把我抛出去
我三叔把我接住
我三叔把我抛出去
我小叔把我接住
我小叔把我抛出去
我父亲把我接住
这是他们的一项常规活动
既锻炼了身体
又增进了情感
直到有一天
我发现抛不动你了
父亲说

《怎样找到我》

快递员找我
像疯子
在门口大喊
乌青——乌青
我就出来了
你也可以像他一样
你不愿意这么疯狂
那么请抬头
看到了什么?
对,你再顺着往下看
我正站在那儿呢
如果你只看到天上的白云
想一想我的诗即可

《程序员林文波》

他骑着一辆小单车
来到果皮工作室
在电脑前坐下
不再挪动身体
除了喝水
他不抽烟也不吃苹果
他的双手和大脑仿佛跟电脑合为一体
要不是英语不过关
程序员林文波可能早就进了微软
他曾经那么热爱编程
可如今每天中午吃饭的时候
他都要跟我说他想养猪
程序员林文波认为他的人生
之所以没有成功
是因为他想到了养猪
却没去养
他还说
养鸡也行

《妈妈叫我去理发》

妈妈又叫我去理发了
她说你看你的头发
跟个贼似的
我的头发长在我的头上
妈妈却好像每天都在担心
爸爸就不怎么关心
只有一次
我剃了个光头回家
爸爸说
你这是剃头回来
还是坐牢回来

《好东西》

我曾经有一个东西
但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我想它的名字就叫好东西
我在墙上挖了个洞
把好东西放进去
从此不见
今晚我抬头看到清澈的弯月
想起了我的好东西

《此诗献给一闪》

饭是甜的
不同的米煮
当然味道不同
用不同的水
也会有细微差别
然而用柴火烧的饭
才是最美好的饭
为了这顿饭
我们一起上山砍柴
在山上
你说,好奇怪啊

《边吃桃子边向前走》

拿起桃子
开始向前走
一边吃一边走
狠狠地吃狠狠地走
我绝不拐弯
向前走笔直向前走
前方道路迷幻
你问我要去哪里
我说,我在吃桃子
当我吃完桃子
立刻转身往回走

《阿诗玛》

人们希望阿诗玛和阿黑在一起
希望热布巴拉父子不要从中作梗
要死的话不要让阿诗玛死去
让热布巴拉和阿支去死吧
小时候我看过电影《阿诗玛》
深深记得阿黑用神箭射穿大山
可是阿黑啊
你为何不用你的神箭
射穿热布巴拉父子的胸膛
你不是很勇敢吗
你不是吃过老虎胆吗
最后你只知道
阿诗玛阿诗玛的呼喊
你跟阿支对歌
一对就对了三天三夜
(有那功夫你早就可以把阿诗玛救回家了)
哦,阿诗玛
你爱上了这样的男人

《雨过天晴》

我想去远方的厕所
厕所
为什么总在附近
而不在远方
我还想劈柴

《不要让我的烦恼有机会表达》

首先我自己
是不会给自己这个机会的
即使在刷牙的时候

《你生的时候我还没生(致一闪生日)》

今天你生日
再过一个月就轮到我了
先拿你的生日
练习生日诗
以便一个月后
给自己也生一首

《魔术》

打电话要了一杯哈密瓜汁
很快就送来了
把桌子上的三个一元硬币给他
接过来一口气喝完
当我重新坐下
从口袋里
又掏出三个一元硬币
我想,这就是魔术
我把三个硬币放在桌子上

《牛仔裤腿上的洞》

发现裤腿上有个洞
是被烟烫的
应该是某次喝多了所烫
日期无法考证
但必然是在一年之内
因为裤子就是一年前买的
这至少说明
过去的一年我曾有酒喝

《为即将关闭的犀牛书店写首诗》

吃完午饭
我们走进犀牛书店
深夜十二点挥手告别
2008年夏
在上海的很多天
我们就是这样度过的

《我的肚子你在疼》

肚子在疼
一会儿左边疼
一会儿右边疼
我的肚子呀
你在疼
揉一揉揉一揉
请你别再疼

《一切都会坏的》

我的电脑坏了
我的身体也坏了
这两样东西坏了
就意味着一切都坏了
无论多么努力
一切都会坏的
反正我已经坏了

《有一天·78》

我采蘑菇的那一天
山上遍地蘑菇
各式各样
大大小小
总之好多好多蘑菇
此后再没采过蘑菇
也没见过蘑菇

《为什么对着天空大喊为什么》

为什么
你对着天空大喊:为什么?
天空空空
什么都没有
你低下头
对着大地
什么都不想喊

《电脑坏了》

我多么希望我的电脑没坏
这希望太强烈
以至于开始怀疑电脑
是否真的坏了
在电脑没坏时
从没有如此强烈的希望
就算对面现实
我的电脑确实坏了
那我希望它能修好
希望能重新用上它
我的生活有了希望

《萍水路》

冬天的夜晚
萍水路显得有些凄凉
小卖部隔壁是汽车修理店
再往前一点是家大餐馆
皆门庭冷落
萍水路上的人们
他们相逢时和其他路上的人没有区别
神情冷漠
形同萍水路人

《明天,今天,昨天》

明天是个谜
是的
我对谜底没有好奇
我对明天不抱任何希望
今天我坐在这里
即使面对最亲密的朋友
也不想说一句话
我的昨天是一个歹徒
我已经惹怒他
不知道他是放过我
还是要干掉我

《双放手》

很多人以为我死了
因为他们是这么希望的
因为他们在河里捞出了我的鞋
因为他们知道我不会游泳
很多人以为我还活着
因为他们是这么希望的
因为他们没有看到我的尸体
很多人以为我死了
因为他们听了希望我活着的人
对我的描述

《广州的粥》

半夜去餐馆要一碗粥
一个人独坐
一边吃粥
一边看看周围的人
有的人也看了看我

《一个有点长的名字》

去年夏天的夜晚
我们一起在路边
吃过烧烤
以上三行
是杨黎讲的一个故事
也是他收到的一条短信
我们都认为
这也将是一部电影的名字
尽管有点长
但是很迷人,不是吗
去年夏天的夜晚我们一起在路边吃过烧烤

《除了此事》

除了这个事情
还有什么事情呢
这个事情就这样吧
已经想得太久
不要再去想了
要想就想点别的事儿
除了这个
我还有很多别的事情
虽然一时想不起来
但肯定有
总之我的态度就是
接受一切糟糕后果
然后想想别的

《记一次两桌的饭局》

张羞和吴又的生日
在西坝河
饭局有两桌
约近二十人
其中四女
和大多朋友聚会差不多
席间喝酒说笑
穿插斗嘴
气氛偏温和
本人偏寡言
饭毕转至钱柜K歌
凌晨一点多
我等先行告退
拥抱和挥手
2008年12月5日半夜
北京之冬天寒地冻
杨黎说饿
张3心中怀着惨淡

《在阳光下睡去,或者死去》

在玉河广场
在四方街
或是在我最喜爱的卖草场
如今这是旅游胜地
游客骆驿不绝
而你,就像一百年前的你
旁若无人
无力地坐着
在明亮的阳光下
缓缓睡去,或者死去

《三十岁》

我居然已经活了三十年
想想真是烦恼
一个房间
三十年
会积下多少灰尘
每天刷牙洗澡吃饭睡觉
换了多少牙刷毛巾
吃了多少饭菜
每一觉都有所顾虑
不管是早起还是晚起
三十年
一万多天
我还将活多少年
眼前的问题
还要不要去解决

《丽江》

每天阳光明媚
去古城逛逛吧
去晒太阳吧
玉龙雪山
看不出哪里像龙
哦,古老的雪山
你说
当上面的雪融化的时候
就是地球毁灭的时候
看起来也用不了多久了
故作甜蜜的情侣们
强行放纵的酒吧客
准备回去炫耀的真假艳遇者
麻木等死的纳西族爷爷奶奶
清澈流水中找不到方向的鱼儿
感到无聊的你
坐在四方街的凳子上
心里问着自己一些问题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玉龙雪山哪里像龙
那上面的雪什么时候融化啊

《乌青2008诗总汇,请各位帮忙选一下》有13个想法

  1. 1.《地铁司机无所事事》
    2.《坏了的收音机是什么》
    3.《父亲和他的兄弟们》
    4.《好东西》
    5.《一根鱼刺插在牙龈上》

  2. 于阴天经过杭州湾跨海大桥
    《一切都会坏的》
    《父亲和他的兄弟们》
    《在阳光下睡去,或者死去》
    《边吃桃子边向前走》

  3. 《萍水路》
    《明天,今天,昨天》
    《双放手》
    《中年维特之烦恼》
    《地铁司机无所事事》
    《父亲和他的兄弟们》
    《于阴天经过杭州湾跨海大桥》
    非要选五个,就选前五个。

  4. 《暗边》《牛仔裤推上的洞》《明天,今天,昨天》

    《父亲和他的兄弟们》《坏了的收音机是什么》

  5. 《想念朋友》《在阳光下睡去,或者死去》

    《妈妈叫我去理发》《青年六回之烦恼》

    《一个有点长的名字》

  6. 《青年六回之烦恼》
    《于阴天经过杭州湾跨海大桥》
    《你生的时候我还没生(致一闪生日)》
    《边吃桃子边向前走》
    《我的肚子你在疼》

    最喜欢:《于阴天经过杭州湾跨海大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