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有坏力WYHL011

011,2011.1.13

一直在想昨晚想到的一句话,也许是两句,但秋厚布一句都想不起来。昨晚或者可能是今天凌晨,他躺在床上睡不着胡思乱想,想着想着,想到了一句话,也许接着又想了一句,是两句。他觉得这一句或两句是相当重要的句子,应该记下来,但他懒得爬起床去拿手机或者纸笔。他问自己,你有没有信心在明天早上还记得?他犹豫了一下,心想八成能记住,但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可是他回答自己的说,是的,我肯定要能记住,没问题。于是他放心的睡了。
然而第二天,也就是今天,秋厚布完全忘了,他连昨晚想到过一句或两句重要句子这件事儿本身都忘了。也就是说,本来他不会因为想不起句子而烦恼,因为他不记得这件事儿了。糟糕的是,不知道为什么,中午走在马路上他看到街上大多人都戴着帽子,他对自己说,北京的冬天很少有人不戴帽子,所以我看不到他们的脑袋。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突然记起了这件事情——昨晚他想到过一句或两句重要的句子,是什么句子呢?他使劲地想,不行,哪怕一点点痕迹都想不起来,他不断地使劲地想,使劲到愤怒的地步,他妈的,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呢?为什么昨晚不起来记下呢?如果现在想不起就永远不会想起,它就等于没有存在过,可我又为什么要想起这件事呢,fuc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