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首》

《斩首》

1
有一个人,他想到了一个很棒的故事,他决定把这个故事写成小说,于是他坐下开始写小说,他喝了一口茶,然后抽了一根烟,然后又喝了一口茶,然后他拿起电话,他想先把这个故事讲给一个朋友听。电话接通了,他说,嘿,乌青,你在干嘛呢?
我说,在拉屎。
他说,我想到了一个很棒的故事,我把它写出来将是一篇很棒的小说。
我说,好啊,那你写吧。
他说,我先讲给你听听吧。
我说,好啊,讲吧。
他说,这个故事真的非常棒,太棒了,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我说,是吗,你说啊,我听着呢。
他说,我觉得这个故事特别合你的口味,你会喜欢的不得了,我已经想象到了你听完之后的兴奋表情。
我说,哦,那我真的很好奇,你快说吧。
他说,你听完之后立刻打车来拥抱我,并且会请我去酒吧喝很多酒。
我说,若松,我亲爱的朋友,也许我听完后会马上来找你,但我不会打车的,我会坐公车,因为我有月票,也许我会请你到酒吧喝酒,但我只能请你喝一瓶,因为我现在所有的钱只够在酒吧买两瓶,你一瓶我一瓶,而且我们的酒量根本不可能喝很多酒。
他说,这次不同,因为我要说的不是一般的故事——简直是一个伟大的故事,你会被折服,会立刻爱上我。
我说,你放心,我可以保证我不会爱上你,我不是同性恋,这你很清楚。
他说,当然,要不然我妹妹怎么可能成为你的女朋友。
我说,你可别这么说,若夏听见了会不高兴的,只能说前女朋友——我们已经分手了。
他说,我真搞不懂,你为什么不要我可爱的妹妹了。
我说,天地良心啊大哥,是她不要我的。
他说,真搞不懂你们。她说是你不要她的。说实话,能成为我妹妹的男朋友是你小子的福份,你知道有多少男的想追她吗?可你,却深深地伤了她的心——你知道她有多伤心吗?
我说,我,现在我们不说这个好不好,这是我跟若夏的事儿,外人——
他说,外人?谁是外人?你说我是外人?我是他哥——亲哥。
我说,好吧,亲哥——
他说,谁是你亲哥?——你伤害了我妹妹,你还敢叫我亲哥?
我说,我操,怎么回事儿啊?你打电话给我好像不是要讨论这个问题的吧——你他妈的还讲不讲你的故事了?
他说,我不想讲了。
我说,那好吧。
他说,这个故事太棒了,我不想让第一个听到它的人是你这种人。
我说,我操,你不说就不说了,什么叫不想让第一个听到它的人是我这种人——我哪种人啊?
他说,你伤害了我妹妹——她就像一个天使,你怎么能伤害她呢?
我说,她同时也是个魔鬼——她还伤害我了呢。
他说,那是你活该!
我说,好吧好吧,我活该——那就这样吧,我挂了。
他说,你太不够哥们了吧,我还没讲我的故事呢——这可能是我一生中能想到的最棒的故事,你居然要挂电话!
我说,嘿,若松,你今儿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是你说不想讲了的。
他说,我说不想讲了,你就不听了?
我说,你都不想讲了,我怎么听啊?
他说,你恳求我啊,你就不能表现的积极一点吗?你不仅伤害了我妹妹,你还伤害了我。
我说,我,我,好吧,我恳求你。
他说,你恳求我什么?
我说,我不知道。
他说,你他妈的你不知道你跟这瞎恳求什么。
我说,他妈的你让我恳求你的。
他说,你连我让你恳求我什么你都不知道你还好意思恳求我?
我说,我恳求你把你那伟大的故事讲给我听,行了吧?
他说,你这什么态度——你这叫恳求吗?
我说,我这还不是恳求那是什么?
他说,你这叫伤害!你太伤哥们心了,乌青。
我说,若松啊,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呢?
他说,你怎么样都不重要了,你已经伤了我的心了——就像你已经伤了我妹妹的心。我不会跟你说了,你恳求我我也不会跟你说了。我要去写小说了——这必然是一个伟大的小说,可惜你没有机会在它成为小说之前第一个听到它了。
我说,好吧,你快去写吧,写完了给我看。
他说,你就等着终身遗憾吧,你至少有两件事会终身遗憾了,一件是失去我妹妹,一件是没有最早听到这个故事。
他挂断了电话,重新坐到电脑前开始写小说。

2
有一个人,他想到了一个很棒的故事,他决定把这个故事写成小说,于是他坐下开始写小说,但是他突然想在写之前给他的朋友打了个电话,打完电话,他重新坐下开始写小说,他喝了一口茶,然后抽了一根烟,然后又喝了一口茶,然后他又拿起电话。他说,你在干嘛?
我说,在拉屎。
他说,你还没拉完?
我说,这你也要管啊。
他说,过了那么久,你居然还没拉完。
我说,哪过了那么久了,你刚挂了又打来了。
他说,开玩笑,至少半小时了。
我说,你才开玩笑,最多五分钟。
他说,不可能,我觉得我写了很久了。
我说,你写完了?
他说,一个字都没写。
我说,怎么不写?
他说,你还敢问,都是你害的!
我说,怎么又怪起我来了。
他说,你他妈的太可恶了,我当你是好兄弟,才想把这个伟大的故事先讲给你听听,可是你呢?不仅不领情,还害得我把故事都忘了。
我说,啊?
他说,啊个屁,我给你打个电话,回头就发现故事不记得了,一点儿都想不起来了。都是被你害的。
我说,靠,这怎么能怪我呢?
他说,不怪你怪谁?你知道吗?你毁灭了一篇伟大的小说,它的伟大足以使你成为文学史的罪人。乌青,恭喜你成功进入文学史了,不是因为你的东西,你写的所有东西都不会被文学史记住,但你已经作为一个罪人进入了文学史。
我说,我是不是要奋笔疾书将功赎罪?
他说,你再奋笔也不是赎罪之路。你不想进入文学史唯一的方法就是马上打车来找我然后请我去酒吧喝很多酒。
我说,那你还是让我进入文学史吧。
他说,交上你这个朋友真是我终身遗憾的两件事情之一。算我倒霉,你就坐公车过来然后请我喝一瓶行了吧。
我说,行,但晚饭得你请。

3
有一个人,他想到了一个很棒的故事,他决定把这个故事写成小说,于是他坐下开始写小说,但是他突然想在写之前给他的朋友打了个电话,打完电话他重新坐下开始写小说,发现他已经想不起他要写的故事了,他感到刚才打的这个电话是令他终身遗憾的两件事情之一,于是他又给他的朋友打了个电话,打完电话后他关了电脑,带上钱包,出门去请他的朋友吃晚饭。
他说,我确实想到了一个很棒的故事,如果写下来它必将是一篇伟大的小说,但我又确实把它忘了,就那么一会儿,忘得一干二净,一点儿都想不起来。你相不相信?
我说,我信。
他说,你真的相信?
我说,你不相信我相信你吗?
他说,但你看起来并不像真正相信。
我说,不,我真的相信,虽然我看起来不像真的相信,但我确实真的相信,我就是这样,我没办法表现的让你感觉我真正相信的样子。你相信不相信我?
他说,好吧,我相信你。
我说,其实相信不相信并不重要。反正现在你的这个故事——我不能确定是不是你说的那么棒——反正现在它就是不存在。
他说,不不不,这很重要,至少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因为我真的想到了一个很棒的故事,我刚刚拥有了它,而且他真的很棒,只是后来失去了它。看来你还是不相信我。
我说,我肯定相信你,但对我来说,你是否拥有过这个故事没有任何区别。
他说,当然有区别,难道你曾经是我妹妹的男朋友和从来不认识我妹妹对我来说没有区别吗?
我说,这,这完全是两回事。
他说,这明明就是一回事,如果你不是曾经是我妹妹的男朋友,我压根就不会认识你,我不认识你,我就不会给你打电话,我不给你打电话就不会忘掉这个故事,我就会把它写下来,写下来之后它就永远不会消失了,因为它是一篇伟大的小说。
我说,操,这他妈的哪儿跟哪儿啊。
他说,乌青,你是不是觉得你和我妹妹曾经好过这一点根本不重要?你根本不在乎?
我说,当然不是,我非常在乎,我在乎我过去的每一段经历。
他说,你别来虚的,什么鸡巴每一段经历,我问的就是我妹妹——若夏。
我说,你到底想问什么?
他说,你还爱她吗?——我告诉你,乌青,我觉得若夏还爱着你。
我说,我不知道。

《《斩首》》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