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塘月色》

《荷塘月色》

1
我本来想和你谈谈我的新小说,但是你的手机总是关机——你知道我只有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给你打电话——八年了,你就从没开过手机。我也习惯了,又怎么样呢,难道很想说话的时候就一定要说话吗?难道很想做爱的时候就一定要做爱吗?不说也死不了,就算死了又怎么样呢?对了,说不定你早就死了。
其实我也理解你,我确实非常的无聊,正如你所说,我就像骡子一样孤独。我说的故事都是同一个故事,一直在重复,你说我向你推荐了100遍《大白鼠》,但实际上我数过,只有94遍,真的。你不再给我机会。
今天我想跟你说的我的新小说叫《荷塘月色》,其实这个故事,早在四年前(2004年)我就想好了,但是我没有写下来,我把电脑都打开了,在写之前,我想躺在床上躺一会儿,结果就没写了。所以写不写也无所谓。不过我已经写了《一件小事》和《多收了三五斗》(你看过吗?),按当时的计划,我要接着写《荷塘月色》和《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我想写成一个系列,甚至写成一本书,里面的小说题目都是我们熟悉的,但是内容和原文风马牛。
我记得那年,是在冬天,当我一觉醒来,我又想写另外一个小说了,叫《穷,ROBOT》。讲一个ROBOT一辈子拼命干活,但还是很穷,因为没有人会给机器人支付薪水,都觉得机器人干活是应该的,于是他感到自己非常穷。《荷塘月色》我当时想的是一个色情故事,可能相当的色情,因为这个题目就让我感到色情,我还想写《背影》,我要写成一个恐怖故事,因为这个题目让我感到恐怖。那么《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会写成什么样呢?我不知道。因为这个题目让我感到很酷。

2
我为什么一定要写作呢?我最近把我的Blog终结了,因为我觉得有了Blog我想写就写,这不行,我必须让自己想写的时候不能写,而不想写的时候非得写。比如现在,我不想写啊,我真的不想写。我根本不知道有什么可写的,写什么呢?这样写小说太难了。我宁愿给你打个电话,说上一些没头没脑的话,顺便说我爱你。但你不给我机会啊,姑娘。
现在我脑子里冒出的东西有:门锁,咔和咔咔的区别,蚊香,线。还有我想写的几个小说的题目,这些题目被我记在备忘录里,我现在打开,复制到这里来:《穿雨术》、《我讨厌我的梦中情人因为她是一只苍蝇》、《她送了我一样东西但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小心翼翼还没做爱的老夫老妻》。这些小说我还是会写的,但不能保证什么时候写——是的,我欺骗了你——但你至少知道的比别人更多。
我还是想给你打个电话……我操,你还是关机。我真是白写了。现在天气已经非常炎热了,这种感觉我们总是一样的吧。当夜幕降临之后,月亮就会出来,鬼魂开始歌唱。好,我的小说《荷塘月色》正式开始了——你给我出来。

3
我发现我什么也没穿,居然是裸体的,这有点意思。前面是一个大荷塘,天上是一个大月亮,要不怎么说是“荷塘月色”,我想我是乌青,而不是朱自清——朱自清不会光着身子来到这里。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亲爱的船长?我只记得我走出家门,街上亮起了路灯,有许多男人和女人,还有各种声音各种气味等等等等……突然间,我就在这里了,而且什么都没穿。难道我是一个裸奔爱好者?也许。
我在月色下荷塘边缓缓裸奔(裸奔是最好的有氧运动),周围没有人,包括朱自清。跑着跑着,碰到了一个女孩,也就是你,哦,我们已经八年没见了。我看着你,你看着我,都有些尴尬。你说,天啊,是你?乌青,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说,你等一会儿。我马上去摘了一片比较大的树叶,贴在裆部。然后我说,天啊,是你?多紫,你怎么会在这里?多紫笑了:我们有八年没见了吧。我说,八年零七个月。多紫说,你还好吗?我说,哦,好,好极了。她说,你还是那么瘦!我说,你也没胖啊。怎么样?在格林兰生活还习惯吗?她说,我没有去格林兰。我说,那是哪儿?阿拉斯加?西伯利亚?她说,我没有出国。我说,你不是说你跟一个爱斯基摩人私奔了吗?她说,哈哈,你还当真呢,那是骗你的。我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骗我,你骗我了八年零七个月——其实我早知道了。她说,你怎么知道的?我说,我去找过你,我他妈的找遍了整个北极,向每个爱斯基摩人打听你,连北极熊都问了。她说,呵呵,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你没一句是实话,你向我推荐了100遍《大白鼠》,可是这部片子根本不存在。我说,不是100遍,是94遍——你真的去找了?她说,乌青,你没有一句是实话。我说,你也是。然后,我们沉默了。这时候,我的树叶掉了下来。

4
多紫说,你勃起了。我说,那又怎么样?她说,你为什么要勃起?我说,这,这我怎么知道?你要问问去他好了。她说,你想和我做爱吗?我说,得了吧,你他妈的都这样对我了——好像是有点——你呢?她说,我也有点。我看看了四周,说,这环境多唯美啊,要不我们野合一下?她点点头说,嗯。
我很方便,本来就什么都没穿,她穿的也不多,我们开始接吻,吻着吻着,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我说,等一下,等一下,你现在有没有男朋友啊?她说,有啊。我说,这不大好吧。她说,什么?我说,你有男朋友,你背着他跟我做爱,这不大好吧。她说,那你呢?我说,我没有。她说,真的没有?我说,真的,不久前分的,分得那叫一个难啊。她说,那你什么意思呢?我说,没什么意思,我就是觉得这样不大好。她说,你想不想要我?我说,这还用说,当然想了,我都想了这么多年了,做梦都想——现在是不是就是在做梦啊。她说,那好办,等我30秒。
她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说,嗨,我刚才散步的时候,碰到很久以前的一个朋友,对,我,我想跟他在一起,是的,我爱上他了,我们分手吧。恩。好,再见。她挂了电话,一拍手,对我说,可以了,我跟他分手了。我看着手表说,28秒。

(要说明一下,本小说从这里开始会写两个版本,一个有码版的,另一个是无码的。你现在看到的是有码版,无码版我暂时不准备发表,如果你想看可以找我要。)
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
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
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
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

我们躺在月光下荷塘边,她说,刚才差点掉到荷塘里去。我说,嗯,你有没有看到荷塘对面有个人?她说,有人在偷窥吗?我说,是个女孩。她说,拍照了吗?会不会又搞出艳照门。我说,我只看见她的背影,特别漂亮。她说,在哪呢?我说,已经跑过去了。我说,我要去追她,我爱上她了,我们分手吧。多紫说,你说什么?我说,我爱上那个女孩了,我们分手吧。多紫说,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

5
《背影》

和多紫分手后,我就去追那个背景女孩,我朝着她离开的方向跑啊跑,突然跑到了一条铁路上。然后,我看见了那个女孩,站在铁轨上,背对着我,一动不动。这就是传说中的背影啊。我慢慢向她靠近,我听过一个鬼故事,说有个女孩的背影非常美丽,脑袋后扎一辫子,结果转过头来还是一辫子。这个女孩会不会也是这样呢?我走到了她身后,鼓起勇气,拍了一下她的肩。冰凉的。她缓缓转过头来,我靠,美轮美奂啊。我说,你好,我爱上你了。她说,你好,我也是。我说,那我们接吻吧。她说,不行,我是鬼。我说,啊?你他妈的果然不是人啊?我说嘛,人哪有美成你这样的。那怎么办啊?她说,我想一想,这样吧,等我30秒。
她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说,嗨,我刚才散步的时候,碰到一个男人,对,我,我想跟他在一起,是的,我爱上他了,我想变成人。恩。好,再见。她挂了电话,一拍手,对我说,可以了,阎王同意了,我现在已经是人了。我看着手表说,26秒。

(下面又出现码了)
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
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
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
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码

《《荷塘月色》》有9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